博客网 >

加里·贝克尔:我们没有走向衰退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原文地址: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2333679431409639.html

 

        为了促进金融系统更加良好的运行,我们必须明确,现在应该立即采取的措施应对当前经济危机,还是进行长期的改革以减少未来经济危机发生的可能性。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此次金融危机具体的影响程度。尽管这次危机是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但它只能算是一次小型危机,特别是从其对产量和就业方面的影响来看。在1931年至1941年10年时间内,美国的失业率高达25%,GDP陡然降低。而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也经受着同样程度的巨大危机。就目前而言,此次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GDP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降,失业率也仅仅是6%多一点。这两项指标虽然有继续恶化的趋势,但无论是从深度和广度来看都无法与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相比。


       财政部宣布对所有货币市场基金设置保险金额,并对存款进行全额保险,这有可能引发极大的道德风险。
然而此举措的出台并没有引起市场上各界人士的争议。新出台的银行法案的主要目的就是让国会通过救市计划,让财政部长能利用这笔高达7000亿美元的救市资金去购买银行资产以增强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然而这其中的许多资产由于没有相应的市场,其价值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也就不具备市场价格。政府希望能够部分地通过拍卖的方式而为这些资产创造出一个市场,因为这种方式能够让资产获得一个特定的价格。然后政府再根据这个价格最后决定是否购买。笔者希望认为最好先用极少部分的资金来购买这部分资产,如果经济情况持续恶化,在逐渐追加购买的资金。


     一些消费者认为,正是那些金融机构的高层使得公司陷入困境,因此他们对动用救市资金帮助这些金融机构度过难关的想法普遍比较反感。尽管人们无法一一列举那些导致公司陷入困境的众多高层们,但是由于众多企业都因为公司业务策略制订欠妥以及领导们管理不善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例。此外,对金融机构高管薪筹的控制将因外界的救助而成为一纸空文。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采取该项救市策略会让金融机构误以为如果以后投资再次出现问题,仍会有政府为其买单,该种道德风险对那些接受救助的银行所引发的后果目前令人担忧。但是笔者发现当整个短期信贷体系濒临崩溃的时候,我们对此的担心应该稍微放松一些。不过,今年三月动用290亿美元的巨额资金购买贝尔斯登公司不得不说是个错误之举。因为这触发着一个道德风险效应,那些在面临困境的金融机构,包括雷曼兄弟在内的其他投行都会认为如果经济情况再继续恶化,一定会有政府出面挽救。而政府曾明确地表示,外国的中央银行是那些债券的主要大股东,因此完全没有必要给予他们以及其他股东如此全额的保护。


      其中一项有问题的条款就是:政府有权收回所资助的银行的股本。早前一些经济学家提出了让政府扮演类似角色的建议。但笔者认为即便政府不具有对公司股票定价的投票权,让政府持有私人金融机构的股本这一做法也是很不明智的。在金融历史上的许多例子,诸如目前的意大利航空公司(alitalia)的倒闭都充分说明,当政府在私有企业拥有股权的时候,政治利益会大大超过经济利益。在此次救市计划中,如果一些银行大量削减某些政府要员所管辖地区的就业人数,或者向海外转移就业时,就有可能发生类似的倒闭事件。


      如果政府巨资救市计划失败,政府所设置的保险条款以及对银行资产的购买举措可能会使得纳税人承受着数千亿美元资产的损失。尽管新闻媒体曾大肆以头条如“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等来渲染此种可能性,然而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除非经济下滑并且持续维持大萧条局面,而此种事件发生的概率极低。事实上,通过有效的拍卖,政府能够对救市资金加以很好的利用,如同在上世纪80年代的储贷危机中,政府组建了清债信托公司(Resolution Trust Corporation)处理坏帐,资金没有出现什么损失,并且最终政府能在向私人部门售出资产时获得收益。获得利润并不意味着政府的参与不明智,而是表明对于纳税人的资金会出现损失只不过是一种夸大的说法而已。


       暂时性的限制卖空就是政府对金融市场和其他市场困境进行救助的惯用手段之一,或者称为“枪杀信使”(shoot the messenger)。卖空并不会引发危机,但是会反应出人们对危机将会持续多久的预期理念,政府认为这种预期会掩盖市场上的有用信息,然而为了防止市场上产生这种理念而出台该项禁令,将会对对冲基金造成不良影响,同时,还会引起其他市场的恐慌。


      现今的金融系统基本是大规模地依靠金融衍生产品以及证券化产品,这其中存在一个极大的问题:金融专家在金融系统有可能会引发更大的风险方面欠缺了解,但却十分清楚个人资产是怎样运作的。这就意味着:在面临多方面的压力时,人们对于极度复杂的金融体系如何运作知之甚少。鉴于这种局限性,很难提出一个长期而有效的改革方法。不过,以下的这些措施确实能够减轻未来经济发生危机的可能性。

增大资本要求

  随着金融危机的不断蔓延,在经济危机结束之后,应该增大与银行资产挂钩的资本,以防止金融体系中出现资产中高杠杆比率的现象,而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年内一直存在。必要的时候,美联储可以向投资银行和其他一些货币基金组织征收占其资产份额极少的资本。并且,在资本衡量上,也应尽可能地将账面价值转为其市场价值,如公开交易的上市银行股票的市场价值。因为采用账面价值的衡量手段往往具有严重的缺陷,就像上世纪90年代日本发生长达十年的金融危机,而那时的账面价值明显就没有体现出来。


出售两大房贷巨头

  政府应该加紧把房利美和房地美转手给无任何政府援助的私人企业。尽管此次房市出现大混乱并非全由这两家房贷商造成,但它们在近几年里的表现也足以证实其在此次的房市危机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它们拥有或担保着12兆亿美元房贷中近一半的资产,而其企业自身却只有相当薄弱的资本基础。诸如房贷利息免税等一系列政策极大得促进了房市的迅速发展,而其规模也远远超过了政府津贴所能支撑的水平,与此同时,房市中也出现了本不该由政府赞助的企业。

不要再出现政府救市的情况

  随着新的长期金融政策的出台和实施,应该摈弃掉以往银行和企业过分依赖政府的模式,这样一种模式不仅不适应于完全自由市场的经济体制,而且也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过去几年中发生的几次政府救市的事件,其中一次就是克莱斯勒公司因业绩表现欠佳而申请破产。近些年来,一方面由于受到来自日本、韩国以及德国汽车行业强有力的冲击,另一面则是由于其企业自身管理缺陷所导致,美国的汽车制造商们纷纷申请并获得政府的资金援助。因此,尽管在此次金融危机中,仍有一小部分情况可以归咎为“由于过多企业陷入困境,因此才会出现整个市场失调的情形”,但归根到底,还是在于企业自身管理存在缺陷以及缺乏必要的市场竞争机制。

  那么,能否认为这次是最后一次“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了吗?这里引用了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在上世纪末席卷亚洲的金融风暴时所著的一本书名。书中索罗斯认为在每一个进入衰退的领域以及发生金融危机的地方,都存在着扼杀资本主义的危机,而在早前,也就是19世纪中叶,卡尔-马克思即预言资本主义终将走向灭亡。尽管目前形的严峻性正被大大地低估,不过还可以认为在一个资本家主导的经济环境下,世界经济早晚会复苏。


  这里,我们可以来做一个参考。在上次亚洲金融风暴发生后的十年里,出现了各种关于全球资本主义即将灭亡的说法,然而事实上,全球资本主义不仅没有灭亡,而且正是因为全球范围内市场竞争力的带动使得世界GDP和贸易量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增长。韩国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在亚洲金融风暴席卷时,韩国国内经济蒙受巨大损失,而自那以后,经济却大跨步地向前飞跃。因此,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只要跨过现在这道坎,世界经济早晚会得到复苏。

 

 

加里·贝克尔简介:

加里·贝克尔(Gary S.Becker),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199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贝克尔与1991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科斯都是芝加哥大学的教授,但科斯的科研成果主要是论文,而贝克尔则是多产的经济学家和社会学家。在他所有的论著中,《生育率的经济分析》是当代西方人口经济学的创始之作;《人力资本》是西方人力资本理论的经典,是席卷60年代经济学界的“经济思想上的人力投资革命”的起点;《家庭论》1981年在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时被该社称为是贝克尔有关家庭问题的一本划时代的著作,是微观人口经济学的代表作。因而,这三部著作被西方经济学者称为“经典性”论著,具有深远的影响。此外,西方经济学者把贝克尔的时间经济学和新的消费论称为“贝克尔革命”。

<<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评选出来的 / 新版三聚氰胺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jingzhongsheng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